我,大龄问题儿童

[天狼/米尤][R18] Summertime Sadness

本来想极速飙车的,结果高估了自己的车技和文字水平,每天一点一点的磨,结果最后肉也不香甜文字也很拙劣。实在是尽力了,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再开吧。


public void onClick(View v){

        /*点我看米尤激情开车*/

}

 

置顶

一流的偷懒者,二流的吃粮者,三流的脑洞产出者,不入流的写手。

一年有一半多时间在和国内有时差的远方,咸鱼的连身都不想翻。

爬墙爬的不快也不慢,微博大号@鳉鱼漆_,小号保密嘿嘿嘿。

愿每一个点进来的人都能收获好心情~☆

 

[天狼/米尤] 枪花

枪花

在被威拉德捡回去后的几年里,尤里没有一刻能把米哈伊尔在最后诀别和他说的话忘记。他说不要用枪,鼻子会变得不灵敏,所以尤里开始学习使用三节棍。尽管他还是会在敌人带着劲风向自己扑过来的那一刻害怕的不自觉颤抖,但他知道,因为他是天狼,所以他必须努力承受这一切,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哥哥。

再后来,尤里逐渐习惯了与人或者吸血鬼厮杀时带来的冷风,他不再颤抖,他开始用心的保养自己的刀片。他怕自己不用心,他的刀片会像他哥哥说的他引以为傲的牙齿那样,因为睡前吃甜食而长满蛀牙,他怕敌人的血让自己的刀变得钝。

他就这样一直长大。

直到尤里再次遇见了米哈伊尔。他看着对方手里的枪和他脸上被月光照的有些病态的...

 

[天狼/米尤] 梦


※在官方用回忆杀打我脸之前匆忙码出来的小短文,私设如山,ooc×3

※ 好久没用中文写过文了,我会努力注意我的语法以及用词准确性的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地上。他有些艰难的动了动因为穿着厚重的衣服而显得不那么方便活动的脖子,努力地眯起眼睛想要看清周围的情况。很快他发现用“一望无际”来形容这片雪地并不合适,因为在遥远的前方有反射着冬日的温暖阳光的、可能已经结了冰的湖泊,而自己的四周是一片不算茂密但也绝对不算稀疏的松树林。树枝上压着厚厚的积雪,有的树甚至都被压的弯出了一个看起来十分不可思议的弧度,而阳光在这片被积雪压...

 

嘤嘤嘤在金色大厅听完莫扎特的音乐会真的还想再去听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啊qwq

疯狂赞美一波莫扎特,他是天才是世界上最棒的作曲家!我爱他!

 

连续三天在零下二十多度的阿拉斯加蹲着,今天进了极圈终于见到了好看的极光!给自己鼓鼓掌👏👏👏

 

[K/礼猿] 他是龙 章十一

他是龙


※我大概也就八百年没更新吧,算不得什么大事(烟

章一   章十


Chapter 11


“小八田,伏见现在怎么样了?”十束将一块干净的干毛巾放进伏见床边上放置的装有冷水的木盆里浸湿,然后用新的湿毛巾换下了对方额上搭着的已经开始被体温捂得温热的毛巾。八田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有些犹豫的看向十束,“呐十束哥,你说如果那天猴子问我要不要加入吠舞罗的时候我拒绝了会不会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啊?”


十束摇了摇头,将刚刚被冷水打湿的手擦干,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八田,“那天在通过考验的时候八田你已经努力劝阻...

 

停电

停电

温度会一点点的侵蚀干劲。汗液沁出皮肤,还未来得及蒸发在充斥着喑哑蝉鸣声的空气里就凝聚成汗滴,顺着身体滑下,砸在地上,晕开一团深色。这是停电后的第三十分钟,本该是华灯初上的夜晚,现在被迫变得像只有点点星光的乡下一样。

中岛枯坐在办公桌前,盯着因为电量逐渐告罄而光线越来越黯淡的电脑屏幕,汗珠滑稽的挂在下巴上,将落未落。被蓦地拍了一下,他浑身一震,汗珠终于因为这震动遵循了万有引力,像法官手上木锤落下,颇有些尘埃落定的味道。中岛回过头,身后是太宰。他的风衣还好好的挂在身上,看起来神清气爽,可是他指了指侦探社的大门,说敦君,出去透透气吗?有汗滴流入了中岛的眼睛,他的眼前一片热辣辣的模糊,他...

 

[文野/太敦] 捂住双耳不想听

捂住双耳不想听


※向导哨兵paro

※不以写肉为目的的响哨和ABO都是耍流氓,你们猜我耍不耍流氓?


中岛敦是个哨兵。他在孤儿院觉醒,成为哨兵之后按理要去哨兵塔报道,在那里学习技巧战斗方法和知识,然而负责把他带去哨兵塔的那个哨兵在他面前暴走了,死相凄惨,中岛很害怕,他怕自己也会变成这个样子,于是他逃跑了。


但他刚刚觉醒,什么都不会,不会建立精神屏障不会战斗更不会控制信息素,一路上都有人在追他通缉他,同时他也饱受五感太敏感的折磨,他头脑昏昏沉沉,被疼痛烦扰的顾不上其他,以至于最后掉进了河里。...


 

[文野/太敦太] 拼图

拼图

  
 
※宰宰性转请注意
※大概是个学园paro

中岛被一群人堵在墙角的时候没指望有人能来救他。他屈辱的掏出钱包的时候救星从天而降,一声清脆的快门声吸引了包括中岛在内所有人的注意。他跟着人群回过头,巷子口的逆光处有个女生在摆弄自己的手机,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咦,这张自拍里面好像有奇怪的背景。”这样的嘟囔。似乎是认出来了那名女生的身份,本来堵住中岛的不良少年一哄而散。中岛如劫后余生一般重重地靠回墙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一道影子在他面前晃动,中岛匆忙抬起了头,应该是刚刚巷子口摆弄手机的女生。女生留着栗色微卷的头...

 
© 鳉鱼漆_ | Powered by LOFTER